椋子劫

cp杂食,谨慎关注。

【双Ezio】回溯 01

*cp:Ezio x Ezio
*没肉
*混乱时间轴
*双方时差不大,可能之后会改动
*大概框架,会扩写

今夜,星空比任何一天都要美丽。璀璨星点扑闪着,不时浸入墨色天空中。佛罗伦萨的夜晚总是热闹而又冷清的——富人们总能够找到心仪的女郎和美酒,而穷人们只能蜷缩在角落等待着夜幕降临时的寒冷。

夜不归宿不是个好主意。

这是Ezio唯一可以思考到的东西。在街角被一个古怪的人按在地上可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自己稍有动弹就会被刺穿动脉。余光瞟到的利刃仿佛就在宣布一个傻子,和他做的傻事。

半个小时前,一切如常。

尽管性感的女郎们攀附在他身上,Ezio再三思考后仍旧选择了回家——毕竟他不想让兄长为他望一晚上的风。深夜的风无声地穿透着衣物,刺激每个尚未归家行人的神经。Ezio扯扯嘴角抱怨着寒冷的到来,不自觉地加快了步子,一边用拇指蹭去脖颈处某位女郎留下的痕迹,一边想着用什么盖过衣襟残留的香料。

意大利式的建筑将街道横竖分割,窗内闪动的灯火逐一熄灭,地面留下的重影也随之融入黑暗。拐过几个路口,家门近在眼前,率先映入眼帘的即是楼上稀疏的灯火——看起来他免不了一通说教了。Ezio勾起嘴角摇摇头,遂将目光由上至下移至家门。回家休息的念头突然被不远处的白衣男子打破,Ezio立即停下脚步,侧身隐藏在墙后。

是谁…?

尚未确认对方是否发现了自己的到来,但出于担心与好奇,Ezio还是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朝那个男人的方向望去。

可惜,这个角度不足以使他确认什么——白色的披风遮住了对方大半个身子,他连这个鬼鬼祟祟的人是否带了武器都不知道,但可以确认的是,这个男人绝对不是街头混混级别的。种种猜想和解决方案在Ezio脑中闪现,让他一时难以决策。他现在可以做的,只有等待和观察。

然后呢?要是这个家伙举着剑冲进家门怎么办?像个被骚扰的姑娘一样大喊大叫吗?

“该死。”

Ezio低声暗骂,比此时情况更糟的事就是脑袋里已经出现了自己按着衣领大喊非礼的场面。他胡乱地摇头,把这个怪异的场景赶出脑海。

有动静了。

白衣男子抬起右手顿了一下,随即用手背在脸上轻蹭。他犹豫着朝前走了几步——这个动作足已让躲在一旁的Ezio绷紧神经,随时准备冲出阴影。万幸,他离开了。白色剪影隐匿于黑暗,如同被吸收了一般无影无踪。

Ezio追了过去——他目前做过最愚蠢的事,这比套上一条长裙更为愚蠢。

空荡的街道将鞋底碰撞地面的声响无限扩大,“蹑手蹑脚”这个动作在此刻根本就是个笑话。他跟丢了,对方灵活得像一只猫,每当纳入视野之时就会立刻消失。正当Ezio苦恼于是否该趁早将这个事情告诉父亲时后颈骤地一重,当他反应过来后,早已重重被按倒在地。

“Fuck!”

反抗动作随着脱口而出的脏话一起传递给身后的人,换来了对方更加粗鲁的动作——以及一把隐藏于披风之下的刀锋。脖颈紧贴刀刃,冰凉感胜过地面传来的温度。

“安静点。”

对方命令的语气更是让Ezio怒火更盛,却也只能妥协——妥协于一个现在连面容都无法知晓的人。直到双方陷入沉默,独留下急促的呼吸声。叹气的声响从Ezio身后传来,他能够感受到对方缓缓撤去了按压自己的力道。

“站起来,别耍花样,我会和你…解释清楚。”

内心原本激荡的怒意被对方带着哽咽的声调平息,甚至涌上了一种不知名的安心——绝非父亲温暖的手掌,或是母亲的怀抱带来的安心。安静地屈起膝盖以掌心撑地爬了起来,转身的一刻从对方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

惊讶一瞬间填满了双眸,Ezio打量着兜帽下的面孔,除了嘴角的伤痕与年龄影响外几乎和自己不差分毫。借着星光勉强看出对方眼框的红肿——他哭过,就在自己家门口。稍带沧桑的面容让他刹那浸泡在不明来由的悲伤中,他想问的太多了,多到自己无法组织语言开口。

“你…是谁?”

“Ezio Auditore”



________

同好,不存在的。


私心吃下的cp,主要是剧情向,光明正大要谈恋爱的话可能会出现在番外之类的。


所以,吃安利吗!

评论(2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