椋子劫

cp杂食,谨慎关注。

【藏源】后庭花 01

•年龄大致在20岁左右
•下章开车
•涉及少量【茶道】动作,因网上资料/流量有限所以按照平时喝茶习惯进行描写,有错误处请见谅。
•(1)摘抄自百度
•标题出自“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想写的就是源氏在家族裁决之前的生活吧。

:D总算把这篇写了出来!也是构思了蛮久,高三弧长,但欢迎扩列!

半藏跪坐在大堂,月光从半遮的窗户淌进屋里,形成一道细长的光片,不偏不倚地落在半藏的半边脸上。少年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很久了,从晚饭过后就一直如此。

源氏今天也没有回来用餐。

自成人礼过后,源氏回家的频率越来越低,时间相隔也更长。因为成人的缘故,与家族的矛盾也表现得更加尖锐,这让半藏非常气愤,同时也很愧疚。回忆起源氏的成长,他只记得自己对其严格的要求,和每年灯会源氏的微笑。现在,关于源氏的点滴,在一番街鬼混逐渐取代了过去训练中耍小心眼。

半藏叹了口气,一手轻轻捏住把的弯曲处,另一只手托住壶腹,手指抵住壶流下端缓缓将第二道茶倒入杯中。茶道有繁琐的规程,茶叶要碾得精细,茶具要擦得干净,主持人的动作要规范,既要有舞蹈般的节奏感和飘逸感,又要准确到位(1)。就算此刻并无嘉宾,半藏也将动作做的完美至极,这早已成为他习惯中的一个。

门轻开,轻的就像春日卷落樱花花瓣上露滴的微风,声音细小得都快融进倒入杯中的清茶中。半藏不言,端起茶杯搁在嘴边抿了一口。

“哥哥你还在等我啊…”

源氏有些踉跄地走进屋里,一头绿发在月光下十分突出。半藏垂下头,将脸完全落在阴影中,好让源氏看不清自己因酒气而皱紧的眉头。源氏倒也没开灯,用手背蹭了蹭脸后几步走到哥哥身旁坐下,对身上的酒味儿毫无顾忌。

源氏喝醉了。

半藏从对方喋喋不休的口中得知,他喝醉了。半藏再三强调过源氏,不允许喝酒至醉,这不仅是为家族,更是为了源氏的安全,没有任何人知道是不是正有人盯着一个几乎毫无反抗能力的醉汉。

“哥…别这么闷啊,不如我跳舞给你看好了?”源氏浅笑着,音调都因酒精影响而含糊。“哈哈哈…我可是和她们学了很久呢……”

这话丝毫不能让半藏有任何一点欣喜,相反,一个与歌伎对酒醉到学习舞蹈的岛田家二少主,不知道会让人恼火到什么程度。半藏正打算教训眼前耍酒疯的弟弟,却不料源氏紧紧扣住自己的手腕轻轻落了一吻,迷离的双眼半眯着,时不时疲倦地阖上,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小。

“学了很久…哥哥肯定会……喜欢的。”

少年抿抿唇,原本的火气也随之散去,他捏了捏源氏的侧脸,凑到耳旁低声开口。

“累了就先去洗澡,我不喜欢带有酒味的舞蹈。”


tbc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