椋子劫

cp杂食,谨慎关注。

#仪式
#腥红之月
#官方没出,全是私设
#只有一点,留个坑

名朋那边的戏,图据说是官方的


人们歌颂上帝,却不赞扬死神。

因为死神带来的美,仅为一瞬。

____________


平稳呼吸着,从林中穿越。
枝头的黄叶因身体的触碰而纷纷散落,撞上低矮的枝又改变路径弹向别处。扬起手拨开一切阻挡视线的枝干,伴随着树枝快要折断的声音,徒步来到圣坛边缘。稍加急促地汲取四周的空气,叶片和泥土杂糅的味道恰到好处,平静的圣水似凝固般,没有一处波澜。

我,需要更进一步。

金属义肢将银色似绸的水面划开,随每一步前行,心跳便更为剧烈。每一个登台的演员都是如此,从尚未走入台面的兴奋,到登台鞠躬时的紧张。这种感情变化令人着迷,每一场演出亦是如此。
圣坛中央伫立着破旧的石制圆柱,上面的花纹因时光洗刷而变得斑驳,缺口处的碎石间生了青苔。取下右臂的侧腰的狙击枪械,折过前段,如往常那样将低语拼接。低笑着四次来回缓慢地抚摸枪身,感受着它精美的雕纹。

红月初升,将夜空的黑色染上一层绯红。

依依不舍地将枪械双手端放在石柱上,低吟着先前从大量文案中提取的咒语。月亮顺着应有的轨迹缓缓移动,石质的鸟居逐渐出现,由残影变为现实,将石柱环在心。伸开双臂,面朝红月,凝视其达到最完美的位点。月光洒在自己精心雕刻的般若面具上,填满所有繁杂的花纹。按耐不住高声笑起来,沙哑的笑声和风声交融。

演出,开始了。

______

般若是日本传说的一种鬼怪,因女人强烈嫉妒怨念形成的恶灵。这里拿来作为烬的面具应该问题不大,嫉妒本是这个艺术家的一个元素。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