椋子劫

cp杂食,谨慎关注。

【麦藏】月出皓 01


•麦藏恋人前提
•中年麦x青年藏
•文风泥石流
•bug连天

想写写年龄差和情场老手却拿小少主没办法的这种梗吧,想着很可爱却写不出来。:(
文笔并不好见谅,只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脑洞就跑来写了,如果不喜欢的话还是点叉叉为妙。

名字出自《诗经•月出》



这无常的幻象保留下来,
将你最昂贵的青春安放在我的面前,
在那里荒废的时光与腐烂合谋,
要将你年华的白昼变成肮脏的夜晚,
为了爱你,我与时间作战,
当他攫取于你,我愿意成为你的爱人。

《十四行诗》


麦克雷在落地时曲膝半蹲,压低中心后快速蹬腿前翻,带起地面层层灰土,脚刚刚离地便听到身后箭头刺进树干的声音。有些狼狈的牛仔在心里把莱耶斯和他那该死的训练谢了千万遍,缺了他们的话,刚才那支箭估计早就射穿了脑门心。麦克雷扯扯嘴角,抬手按住充满着烟草味的牛仔帽躲避着不远处少年的进攻,闪身进入了一旁的灌木丛。

哈…真够狠的。

麦克雷想着,伏在地面隐藏着自己,从枝叶交错间隙中打量着那位正在朝自己缓缓靠近、身着日本传统服饰的少年。如夜般漆黑的垂发被金色的云纹发带束起,几缕发丝因活动而脱离束缚黏附在流下汗液的脸颊,眼中透着未经岁月消磨的不屈,每一个步调都沉稳警惕,像是将要捕杀猎物而小心翼翼的恶狼。
隐于草木中的牛仔不禁低声吹了一声口哨,这张脸光是远看就够他胡思乱想一整天了。

不过他这次来可不是为了对着正直青年的亚洲小子胡思乱想。


____________

“杰西,我相信你已经看过那份资料了。”

齐格勒紧锁的眉头透露着焦急,成堆的资料将桌面挤得没地方搁下牛仔为其抬来的咖啡。

“放心,倒背如流。”

麦克雷语调很轻,他明白这次任务如果失败的严重程度。为此他还费心学了一段时间的日语。

“以及,”齐格勒用手指撩起滑落的头发别在耳后,白净的脸颊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疲倦和焦虑却让她看起来有些憔悴。“半藏还是昏迷不醒,源氏的身体也没有完全恢复。”

麦克雷收了声,稍稍扬起嘴角希望给予对方一个安心的微笑,却不知道这个笑容苦得胜似手里那杯没加牛奶的黑咖啡。

就在上周,一个时空器被反智械的小组织私底下进行了强化,宣扬着什么要回到没有智械的年代。但它十分不稳定,就算不出面解决也不会出大事情。黑爪似乎更为看重这个东西,三番五次地与守望先锋进行了少有的正面对抗。直到一次争执中发生了小型的时空逆流——结果不错,源氏和莉娜受了重伤,半藏也昏迷不醒,时空器在混乱中被夺走,留下的只有一句别时赠言。

“我会给你们留下一个至生难忘的童年。”

麦克雷不易察觉地皱皱眉头,回过神接下齐格勒递来的小机器设备和一张粗略的人物素描,听着对方再三嘱咐。“保持通讯,你的时间并不多,温斯顿大致测定了黑爪的时空维持时间,你只需要在此期间保护好他。记住了,不要妄想改变过去的所有事情。”

“或许我还能在恋人的基础上发展一个东方小情人,会见了博士,我不会花太长时间。”


__________

时空门刚刚关闭,牛仔就一个踉跄从落脚点摔下——没谁知道降落地点会是一支脆弱的树枝。刚刚接触到地面就遭到了进攻,而张弓的人正是他要保护的对象,那个岛田家的少主,岛田半藏。
这倒好了,现在不仅没有机会走到人面前扬言说什么“嘿小美人儿,你未来的男朋友要来保护你了。”反倒是给对方带来了一种敌意。麦克雷大脑飞速地闪过少年将自己揪出来后可以说的所有话语,无一例外都被排除了个干净,这真是比去酒吧撩个女郎还要麻烦。

“少主,时间差不多了。狩猎时间过长便也不会再有猎物了。”

低沉的声音禁锢了半藏的脚步,他的眼神在灌木丛和匆匆赶来的仆人之间来回游动,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咽了下去。箭筒里早已没有了箭,再前进一步就有可能踏入对方的射击范围——半藏并不清楚对方迟迟未拔枪的理由,或许是没有子弹,或许是未进入射击范围。但他看到了那把枪,日光穿越树叶将其照得闪闪发亮,仿佛下一秒就可以夺去自己的性命。

“走吧。”



_________

麦克雷在街上闲逛,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中勉勉强强看懂街旁招牌上的文字,随便找了一家客店投宿。进店后身材高挑的女服务员为他指引着房间,喋喋不休店里的特色,麦克雷只是摆摆手让她退了出去。牛仔摘下帽子仰头倒在床上回忆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它们都来的太过紧凑,太过迅速。他看到了源氏口中那位“表情严肃到一点人情味都没有”的哥哥,却不知道该怎么去找到他,博得他的好感。他甚至还不知道黑爪是否也已经来到这里,在黑夜里的一处阴影中准备好了狙击手。

“得了,风尘仆仆的牛仔!”麦克雷有些懊恼地朝着贴满和风扇的天花板。“你别忘了你当初是怎么把那个弓箭手揽到怀里的!”牛仔伸直手臂朝前一挥借力坐了起来,从口袋中摸出一支雪茄咬在嘴里,哼哼两声点燃了它。

填饱肚子再想这些东西。


tbc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