椋子劫

cp杂食,谨慎关注。

【舐伤】

无明显cp向,上了双tag
名朋半藏皮首戏,现在才想起来发…
末尾有一点角色理解,有错误请务必指出!

#舐伤


解开衣带缓缓褪下衣物,试图躲避着伤痕却不料衣物还是蹭过伤口,唤醒了剧烈的疼痛感。束起头发跪坐地面,熟练地取出膏药用木质斜片将其一一于瓷碗中拌匀,轻咬唇线沾上膏药擦拭伤口边缘稍有紫红的皮肤。
对于受伤自己早已习以为常,无非在仅有的休息时间中挤出一些来处理伤口。每道伤痕来源不同,刀剑交错不经意便会被击伤;每道痕迹来源却也相似,责任永远是令人措不及防的无形暗箭。自成长到应当明白家族责任的那时起,便在父亲的令下强制学习着一个家主必备的礼仪。起初,禁闭室是最常光顾的地方,而理由无非是没有完成指定的训练,做了不符合父亲期望的事情。责骂和体罚之后,空无一物的墙面总等待着自己。

学会服从。

这是自己所学的第一课。在长老们苛刻的目光和肩上随时间推移而愈发沉重的责任下,对内的棱角逐步磨平。言行、爱好、甚至社交都一一限制于家族命令——只因一句话。

“你未来即是这宅邸的主人。”

精神组成的枷锁束缚着四肢,寸步难行,但它不会使尖牙磨平,也不会让利爪钝化。我看过蓝天也接触过大海,却没有留下任何眷恋,和所言荣誉相比,它们也不过为建造城府的一沙一砾。

皮肤吸收着草药的精华,灼烧感刺得手臂轻微颤抖。缓下呼吸紧皱眉头,咬住纱布的一端,利用另一只手配合将其绕上手臂。起身换上素衣后收拾着器具,瓷碗轻叩桌面的响声同叹息一齐出现,在弥漫着草药气味的空旷房间中回转后逐渐消失,重归平静。

伤口终归会愈合。
只是早已麻木的身躯难以察觉罢了。


_______
剩下的想说啥说啥,或许下面这段会在接触了游戏之后修改,想要建议。

被人们称为少主的半藏——无论这个称谓是否出于礼仪或是真心实意,他都被其无形地封锁,即便挣脱也不过是带着锁链艰难地前进。从出生那一刻笼罩他的阴影就是家族,父亲与长老灌输的思想将原有的不羁埋藏心底,既然官方有意选择狼作为半藏的一种元素,那么说明家族给他的压力只是让他表面看上去忠诚。他残忍、充斥着野心,也带着一点狡猾和虚荣。对待源氏的话可以说在不触及自己底线的情况下尽可能包容他,但绝对不是衣食住行全权负责每天瞎操心的保姆。

原本想要写半藏内心自我驯化的一个过程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写,茫然地。

以上。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