椋子劫

cp杂食,谨慎关注。

第一次写文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产短小的粮。

好吧,一点也不好吃。


不配图觉得不专业(?)
梗源图源:
b站av5055949跳转18p

时间轴-双龙cg前
______________

骤雨



你穿破乌云冲决而下一通咆哮,
不足以晒干我暴风雨洗礼的脸,
因无人会报出如此的灵丹妙药,
治愈创伤,却不洗涤羞惭。

——《十四行诗》



迎来雨季,天空原有的色彩总被铅灰云层覆盖,水珠从云间挤出,降临至大地。

这对半藏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过多的雨水会让他不得不暂时停下手边的事情坐在窗前凝视远方。稀稀落落的雨点打在窗檐,随后因冲击力被分裂成更为细小的丝线在空中四散而逃。

重复的雨景,单一的雨声。

半藏多少产生了倦意,眼前的景物逐渐模糊。回忆总是在人最为不经意间突然涌现,就像风平浪静的海面骤然打起巨浪,无情地吞噬着所见的船只,旋即又悄无声息地沉回深海,包裹着无人问津的古迹。

即便过去多年,他仍能够清楚记得曾与幼弟在雨下漫步——尽管对方总抱怨雨天的活动不便,却倒也有了逃开训练的借口。简单的衣物抵御外界的寒意,撑伞遮蔽头顶不断下落的雨点,双方的温度便被牢牢锁在并不算大的纸伞之下,连同彼此的感情。
逐渐扩大的雨声把半藏从回忆之中拉扯出来。回过神望向停靠在屋角的纯白纸伞轻声叹气,草草束起头发,暖色的发带垂在深色衣物后,犹如黄昏时分最后一抹尚未褪去的光。

“不如出门散散步。”

半藏缓缓开口对自己低语,音调不急不缓,就像那时对源氏所说的一样。他清楚自己一旦离开,身旁雀鸟就抓住了逃脱的机会,再卷上一身污泥回家让他头疼不已。

不过,现在他不用担心了。

展开纸伞,细小的灰尘顺着气流逃窜,半藏并没有进行过多的处理,任由剩下的尘埃攀附在伞面,随意添上几件衣物便出了门。
街道很空。雨水逐渐充斥着整个世界,洗涤污秽。
两旁的景物在多年的风雨下多多少少有些改变,但也仅是广告牌有些褪色、音响发出的声音支支吾吾罢了。相反,在这条街道上走动的人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这条独狼撞破枷锁脱离束缚后,它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老去。曾经搏斗的伤痕在暴雨中逐渐愈合,不再柔顺的皮毛却仍掩藏着挤满愧疚的心。

它不过从一个笼中脱逃,又进入了另一个囚笼。

雨势渐增,遂停下前行的步调打算退回居住地。低频的电子音在耳旁一闪而过,本能地转头回望来路,无法一眼看到底的街道上依稀出现了几个人影,随后又在骤雨中消失。

他听错了。

半藏这么想着。此刻立在原地细细分析那声模糊不清的音调,电子音中夹杂的本音就像是从冰封的记忆中抽出的一部分,让他感到一丝温度却又转瞬即逝。

他没听错。

半藏这么想着。忽来的风将一时恍惚的人手中纸伞卷落,暴雨失去阻拦无情地拍打着那匹独狼。

四周的店铺在一家人的交谈中逐一灭了灯火,从紧闭的门缝漏出孩子们低声的嬉闹,支支吾吾的音响也停止运作。
街道很空,黑暗随着雨水一同覆盖大地。

雨季还很长。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