椋子劫

cp杂食,谨慎关注。

无明显cp向


修改了重新发…!因为之前收到了不少差评(bingbu)

今天依旧占了签

名朋404源氏自戏

#代价


等价交换。

世界一旦掌握了这四个字,便冠冕堂皇无限制地压榨人们的灵魂和肉体。鸟雀若要享受丰衣足食躲避猎杀,定要屈身笼中为他人歌唱。

____________

哥哥,今天就到这里吧,我饿了。

正午的烈日晒在身上带来一种非常难受的灼烧感,这恰好又和游戏厅的冷气形成鲜明对比。装着求饶的语气轻声在兄长耳旁低语,却遭到对方弓末端的碰击。在半藏眼里,行动永远比言语更能够表达拒绝二字,尤其是对自己他从来没有手下留情。

“继续。”

稍稍与人拉开距离,百般无奈地架起短刀进行格挡训练。刺过来的弓箭撕裂空气卷起气流,只有在用短刀与其相迎时才能感受到这个夏季难有的凉风。半藏每天都会定时抽查训练结果,确保在脱离他视野时自己有在好好修行。

“源氏,你该长大了。”

这句话半藏几乎从不离口,似乎成为家主是自己的任务而不是他的。因为是次子,父亲的宠爱自然有所偏重,大部分时间也都挥霍在兄长所谓的“不良场所”中,修行时间则少之又少,但出奇的天赋弥补了这一点,他很清楚,有时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多年来双方知己知彼,但从未告诉过兄长,花村最为高大的樱花树下是自己除了游戏厅常去的地方。樱花盛开时节,花瓣附和香味顺风下落,依靠树干沉沉入眠,梦境之中牵着兄长的手一起观看每年的灯会,一起在武场休憩,一起在樱花丛中躲猫猫,家族的责任也可以全部抛之脑后。
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外出得更加频繁,时间也逐步加长。无论归来或是离去,迎面的都是落樱与静候自己回家的背影,樱花在记忆中便永远停留在盛开时节——那个充斥着自由的时段。

如果真的是梦,是否可以不必清醒?

那棵樱花树是回忆中美好的事物,也最终成为击碎梦境的一抹陪衬。
今年的樱花并像未往年那样美,相反,末端稍带枯黄的叶片使其像是快过了花季。一直琢磨着该找怎样的理由逃出家门,面对突然提出的比武请求自然没有得到自己的重视——无非就是家族那些唠叨的老头想选定新家主罢了。但进入训练场后兄长眼中流露的悲伤和坚定却如寒冬的冷风,不自觉地给自己带来寒意,勾起微笑和对方习惯性戏谑着,迎接自己的则是无情的落刃。一招一式都察觉出对方的狠心,仿佛那一刻面对的不是自己的幼弟而是一名闯入宅邸的入侵者。刀锋交错的金属声间依稀听见兄长的话语一闪而过。

“认真点。”

未等开口回驳,幽蓝的龙灵沿人臂膀纹身显露,相互盘绕的双龙腾空顺应对方的进攻方向朝自己呼啸而来。骤然收缩的瞳孔将惊讶和刺骨的绝望表现得淋漓精致,被贯穿的身躯没有及时反馈四方的疼痛,与之相反,只感受到了无尽的冰凉。昏厥的前一刻眼前没有任何景物,唯独存在的东西就是身后樱花树折断发出的巨大响声,和哥哥渐行渐远的步履声。
黑暗侵袭着万物,唯一的亮点逐渐于眼前扩大。樱花盛开,淡粉色的花瓣包裹着一些尚未完全开放的纯白花苞。停在枝头的鸟儿正歪着脑袋打量着自己,衔来一支晚樱来到掌心低头放下,稍作停留后展翅飞向天空。

如果真的是梦,请让我早点醒来。



____________

喑哑的歌喉,折断的羽翼。

囚鸟获得自由的代价。



/梗源微博速隐刀

评论

热度(43)